苏繆遮

【伪装者/美食AU】食全食美(完结)

琉白evenstar:

Warning:原著梗,美食AU,


梗来源自: @山与海与超重的喷火龙    @便当当








1、


明镜原想的好好的,家里总是吃的清淡,把明台送去香港学粤菜,等回来以后,给家里换换口味。


明台上了飞机,想着等学成了假期回沪,露一手烧腊,看大哥以后还敢不敢总骂他无所事事。


明台正想着,旁边一位大叔探过头来:“瓜娃子,吃不吃辣?”


2、


明楼,美食界老饕,在上海,他一张嘴,一双手,能捧红南市弄堂小馆的一道菜,也能翻覆法租界开了三十年的酒楼。


日本人携日料进军上海,拦路虎不光有中国八大菜系的顶级厨师。


还有明楼。


3、


日本人自然不仅仅是想让日料在大上海站稳脚跟。


他们的目的,是将中国八大菜系都据为己有。


明楼清楚的很,所以明楼面对日本人,只说天下美食是一家。


言下之意,是你日料自然来的了我上海,但你日本弹丸之国却容不下我中华八大菜系。


藤田方正气结,但知此事只可徐徐图之,便嘱咐南田洋子,趁虚而入。


南田洋子立刻亲自去见了明楼。


明楼见到南田洋子第一句话:南京一别,已有数载,听说南田课长如今不做手握寿司了?实在可惜。


南田洋子露出森森的笑容:生鱼刺身更为新鲜,改日愿为明长官掌刀。


4、


明楼正在办公室卷起袖子写一周的食评。


阿诚风风火火的闯进来:大哥,西班牙内战波及比利牛斯山,今年的黑山羊肉质量不保!


明楼看了一眼正在汇报工作的李秘书,李秘书出了门。


阿诚凑近,对明楼说:明台被毒蜂截胡了。


明楼转过头:他一个川菜大厨,抢明台想干什么!


明诚说:我给毒蜂急电,对方回复,我们都吃的了辣,你兄弟吃不了辣?


明楼拿起杯子,猛的砸在地上:混账!


5、


明镜十八岁掌家,继承其父料理手艺,坐了淮扬菜的头把交椅。


这天明镜从苏州老家回来,方到明公馆,拿起桌上报纸。


正中一张明楼的半身像,一行大字标题“中日料理融合才能共创美食辉煌”。


明镜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


6、


明楼回上海头一件事,就是去见了汪曼春。


汪曼春去湖南厨校读书,学得一手好厨艺,当家菜乃剁椒鱼头,纵横76号所向披靡。


后来随汪芙蕖一起投了日本人,不光把剁椒鱼头的菜谱交了出去,还开始改学日料。


明楼见着了汪曼春,握住她一双长年握刀而有了茧子的手:曼春,我还是想吃鱼头。


汪曼春鼻子一酸,想起当年为明楼烹食的年少时光,感叹回不去的曾经。


7、


76号有二春。


要说当家菜是剁椒鱼头,梁仲春第一个跳出来不服。


梁仲春当年是带着鸭血粉丝汤的不传秘方来投新政府,湖南妹子的菜,他向来看不惯也吃不惯。


湘菜又咸又辣,梁仲春向来嫌弃,他比较偏好清淡的,于是阿诚就入了他的眼。


梁仲春眯着一双老奸巨猾的眼睛,找上诚秘书:阿诚兄弟,今年的大闸蟹运过来了,你帮我盯着点。


阿诚说:这一次的蟹,我要五成。


8、


王天风教明台的第一课,就是吃辣。


明台眼神坚毅:吃就吃!为抗日,为救国,大丈夫怎能不吃辣!


明台把一把辣椒塞进了嘴里。


当晚就胃出血进了医院。


9、


明台奄奄一息的从医院出来。


王天风摇头:你上次吃的是四川海椒,你常年在上海,吃的清淡,怎能一下接受辣子?


王天风捻起一粒小米椒:应从轻的吃起。


明台信心满满的吃下。


蹲了三天的茅厕。


10、


经过了不眠不休的训练,明台的舌头已经能基本适应了辣椒,并且能品尝出各种不同辣椒的不同风味。


很快明台又学会了煎炸烹煮裹面过油,做出来的麻辣牛肚连王天风的副厨郭骑云都赞不绝口。


这天,王天风看着桌上摆着的牛肚,尝了尝,满意的点点头,拿出一顶圆锅,一柄长勺:明台,从今往后,你就是掌勺大厨了。


明台喜不自胜:是!


王天风说:我要给你配一位生死搭档。


11、


于曼丽是被王天风带出来的学生,一道重庆辣子鸡纵横厨校多年从未有过敌手。


明台一品而倾心,次日,明台手持一佐料罐:“曼丽,这是我明家不传秘方明家香,菜里放几颗,平添鲜味。”


曼丽接过罐子,王天风见了一咳嗽,曼丽手一抖,佐料罐掉在地上。


碎了一地的鸡精。


曼丽见了王天风哆嗦的像个兔子,明台把她挡在身后,瞪着王天风。


王天风睁圆了眼睛:你想干什么?


明台说:生死搭档,性命相连,同生同死,同荣同辱。


王天风点点头,捡起来那罐鸡精,收进了怀里:我们川系大厨,拼的是原汁原味,少拿这些提香调料来浑水摸鱼。


此事便没有再追究。


明台此后与曼丽同进同出,成为厨校人人羡煞的生死搭档。


12、


一天晚上,于曼丽悄悄跑到明台的宿舍,背着手,咬着嘴唇:明台,我有一个秘密没跟你说。


她从背后捧出来一碗黑如煤炭,散发着恶臭的东西:我其实是湘菜厨子。


明台毫不犹豫的接过那一碗黑炭,戳了根牙签就开吃:我最喜欢臭豆腐了。那你会做毛氏红烧肉吗?


曼丽的眼睛突然就亮了:会,但是不能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做,他是川菜一把手,却是重庆系的人,你可要小心些。


明台插了块豆腐,送进曼丽的嘴里,堵住她的忧虑:知道了,等毕业了,我带你回上海,你想做什么菜就做什么菜。


13、


汪芙蕖在家里开了沙龙,探讨中日料理合作之大事。


明镜一身长袖旗袍,裹着貂裘,面若冷霜,闯入了这群跳梁小丑的宴会。


明楼看见明镜,上前躬身叫了一声:大姐。


明镜扬手就给了明楼一巴掌,这巴掌打在了汪芙蕖的脸上,也打在了汪曼春的脸上。


汪曼春登时就急了:明镜,你不要太过分。


明镜扬首,眼神里充满了鄙夷:我明镜说话,轮得着你汪曼春插嘴吗,我明镜17岁掌家,纵横厨界,几经生死,如今乃淮扬菜一把手,想要拿下我明镜的,尽管当面来战,不要做些卑劣之事,尽给我家寄生鱼片。”


说罢,明镜掏出一碟发臭的三文鱼,放在了桌上。


明镜睥睨着汪曼春:只要我明镜还活着一天,你就别想带着寿司进明家的门!


14、


明楼回家,被明镜拎进了小祠堂。


明镜一马鞭抽过去,明楼疼的一哆嗦。


明镜问:中国有句老话,民以食为天,日本人想夺我们的天,你当如何?


明楼说:天乃万民之天,无敌我之分,如今阴云万里,蔽日遮天,待明日,碧空如洗,大姐方知弟弟一片苦心。


明镜冷笑:也不知你这片苦心是献给了谁,我有一个方法,可以立辨忠奸。


明楼:大姐请说。


明镜:我有两箱做药膳用的药材,都压在了吴淞口,就劳烦明大长官高抬贵手。


明镜轻飘飘的丢过去一张单子,明楼说:大姐,您总得给我交个底儿,这药是用来做重庆菜,还是西北菜吧?


明镜别有意味的说:做中国菜。


15、


阿诚见明楼从小祠堂出来,赶紧上前低声问:大姐打你了?


明楼忍着痛:只是试探。


阿诚帮明楼脱下大衣:今日与汪家周旋,回家又挨了一鞭,大哥受累了,今晚我做些温补的菜,大哥吃过后就歇歇吧。


明楼顿感安慰。


明楼纵横食场多年,吃过泰晤士河的肥鹅,品过巴黎的鹅肝,他知道伊比利亚什么葡萄能酿出几几年的红酒,知道什么颜色的鱼子酱产自哪块海域的大马哈鱼。


遍尝世界美味,却最终沦陷在阿诚的本帮菜中,一吃胖十斤。


16、


与此同时,王天风坐在了桌前,在一方信纸上写下四个字:死间计划。


死间计划为何?


我方重庆大厨向前线递送两份菜谱,谎称一真一伪。


经一番周折后,日军自以为拿到了真菜谱。


然而两份菜谱都是假的,按照菜谱日军只能做出黑暗料理。


川渝菜虽辣,然经多道工序,入口之后,顺肠而下,辣在胃底,平添暖意。


黑暗料理,辣喉辣肠辣屁股,一经入口,食用之人瞬间战力丧失,我军彼时可决胜千里。


王天风细细的写完整个计划,对月长叹。


恍然间,他想起多年前,他还未成川菜掌勺时,最爱吃的,是淮阳狮子头。


【END】



评论

热度(2157)